聚焦中国电影人才缺口 不是人人都能当导演

  • 时间:
  • 浏览:1



  第七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正在进行,在“合拍”“IP”“网大”等关键词外,中国电影行业的人才缺口也成为关注的焦点。

  中国电影的人才危机的确有的是伪命题。一两个 多最能直接反映這個问题报告 报告 的问题报告 报告 是:往往一部电影刚取得成功,這個剧组的各个工种负责人就相继成立自己的公司,无论演员、摄影师、录音师、剪辑师还是美术师,无一例外都干起了导演。于是乎,新晋导演如此 来越多,新的影片如此 来越多,而专业技术工种的人才却如此 少,行业的专业化也成了问题报告 报告 。用捉襟见肘来形容这场人才危机,暂且过分。

  问题报告 报告 究竟出在哪里?

  中国电影太缺自己的“蓝翔”

  一两个 多活生生的例子:演员徐峥自几年前的《人在囧途之泰囧》后,完成了由演员向导演的转型,拍摄《泰囧》的过程中,他也组建了自己的专业团队。然而,就在徐峥筹备“囧”系列第二部影片《港囧》的并且却发现,上一部影片的摄影师也成立公司当导演了,如此 了御用摄影师,团队的搭建又得从头开始。

  影视行业有个非常形象的术语——轧戏,它指的是演艺人员在同一时期同時 参与多个项目,在不同剧组、不同角色间来回窜场。轧戏多了,自然无法在具体项目、某个角色里投入如此 来越多,最后拍出来的作品好多好多 会太好。据了解,当前国内某些年轻演员同時 轧戏多达11部,让剧组叫苦不迭。“但观众有的是笨的,一两个 多荒腔走板拍出来的电影,看一次、两次你说还可否,第三次就无需看了。”制片人谭芷珊说。

  为哪十几个 如此 缺人?这与十几年前中国电影产业规模的更慢扩大有直接关系。“人才成长时延赶不上产业发展时延。”清华大学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说。从改革开放初期年产几十部电影,到现在年产700多部电影,再再加多量的网络大电影,一直如此 大的创作量,人才缺口自然会一直出现。“這個时期,新的网生代一直出现,电影人也正在换代,无论创作者还是观众,上下两代人之间横亘着20年的时间,人才少、创作量大,直接导致 跨界创作人员很重多。”

  缺口不仅一直出现在导演、编剧、演员等最核心的创作人才。几年前,导演冯小刚的一席话至今仍令人记忆犹新:“中国电影行业最缺的是自己的‘蓝翔技校’。”电影行业的“蓝翔技校”,导致 要为中国电影培养最基层和具体的技术工种,比如灯光、美术、化妆、录音等。

  尽管村里人 说“电影是导演的艺术”,但实际上,电影行业里无人不晓的一两个 多事实是,现代电影是一两个 多庞大的工业体系,每一两个 多细小的工种有的是一颗必不可少的螺丝钉,任何一两个 多松动有的是直接影响整部电影的表现力。而在工业化认识的基础上,对“螺丝钉”进行系统的培养,显然是当前的中国电影行业最不够的。

  “现在如此 来越多的国内从业者有的是向国外学习的意愿,但回到中国现实环境中来的并且,还是以老派的做法来做事,这是不行的。”华人文化控股集团联席总裁应旭珺说。

  她所说的老派做法,指的是过去中国电影的作坊式生产法律措施。觉得电影产业化改革但会 进行了十余年,中国电影工业化水平的突飞猛进也在《捉妖记》《美人鱼》《鬼吹灯之寻龙诀》等影片中可见一斑,但作坊式生产的思维模式仍然对今天的中国电影行业影响颇深。“工业大片要求每个工种的专业性和紧密咬合,而主次中国电影从业者尚未意识到這個问题报告 报告 的重要性,这在三种 程度上进一步稀释了人才基础。”

  一辈子没进过剧组,却在教咋样执筒

  人才如此 不够,是但会 中国的高校如此 培养电影人才吗?

  答案是是不是定的。恰恰相反,中国是世界上学习电影的人最多的国家。在中国,除了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等电影人才培养的专业大学外,不少综合性大学也设置了与电影相关的学科,尤其是电影表演专业。每年年底,几家电影专业院校的表演专业招生都吸引着全社会的目光,甚至成为国内新闻行业年年固定的“大餐”。年年有的是如此 多学生毕业,为哪十几个 不仅电影行业还是缺人,但会 还有不少学生毕业就失业?

  “最大的问题报告 报告 好多好多 培养如此 专业性,大伙儿 有的是由专业人士培养专业的人才,导致 的结果好多好多 毕业生觉得多,但却如此 调快派上用场,需用经过下一轮的实践重新训练不可否成才。”尹鸿还强调,当前国内电影行业最缺少的仍然是技术工种。近年来,尹鸿担任过国内所有影视奖项的评委,但他发现,评技术奖时永远如此 那几自己,如此 新一代的技术人才一直出现。“摄影、美术等新一代的人才断代,这是教育和产业之间的脱节。”

  究竟哪十几个 样的人不可否获得担任电影相关行业教师的资质?這個问题报告 报告 或许直接触及人才困境的核心。众所周知,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是世界最优秀的电影学院,近80年来,从该学院走出的毕业生就获得了80余座奥斯卡小金人。谈到学院的人才培养秘笈,院长伊丽莎白·戴莉说:“大伙儿 只雇佣专业人士进行教学,至于大伙儿 有如此 学位则暂且重要。大伙儿 在业界有数十年的工作经验,但大伙儿 中的某些人你说从来如此 上过大学。大伙儿 需用让教师有效地工作,规则很简单,大伙儿 鼓励大伙儿 在教学的同時 进行自己的创作项目,但会 能让学生加入到大伙儿 的项目中来,这是最好的。通过专业人士和学生的企业公司合作 ,大伙儿 让学生知道更多、实践更多。”

  而在中国,教学实践的规则与美国恰恰相反——如此 博士学位的人没能留在高校任教;即使破格在高校任教,在具体的职称评定、晋升但会 等方面也明显不具优势,客观上导致 哪几自己才难以生存。

  “这对电影一两个 多的应用型学科的教学来说觉得是不科学的。”尹鸿说,“就好比搞文学创作一样,文学博士一定有的是搞创作的人,搞创作的人一般不屑于当文学博士。对电影学科师资学历过于严苛的结果好多好多 ,教表演的老师但会 一辈子都没演过一两个 多角色,却在教学生咋样表演;教导演的老师但会 一辈子都没进过剧组,却在教学生咋样执筒……”

  “名牌”并非 安全,但创意需用新人

  人才危机暂且只在中国一直出现。上世纪末,香港电影黄金时代,人才危机也同样给产业带来了潜在威胁。

  谭芷珊回忆那并且的境况时说:“但会 行业发展更慢,稍微很重能力的人就但会 被提拔到更高的位置,自然也就不我我想要再从事具体的工作。人才最缺的并且我连一两个 多场记都找如此 ,假如有一天一两个 多会写字的人就可否来做场记。”

  一两个 多的状态,也正在中国当前的电影行业悄然蔓延。

  行业外的人,有了钱就想进行业里玩玩;行业里的人,稍稍干两年就想当导演。这是颇具时代特色的行业现状。谭芷珊认为,这跟东亚电影文化中的导演中心制有很大关系。

  “我在做某些合拍片项目的并且发现,国外某些电影人非常满足于钻研自己的工种,不管是化妆、摄影还是美术,大伙儿 会觉得把這個行当做到最精就很厉害了,不一定都得去当导演。这跟大伙儿 的制片人中心制是有关系的。在制片人中心制的工作环境下,导演和某些工种都一样,都需用服务制片人的协调,大伙儿 互相配合。但在东亚国家的电影行业中,导演中心制决定了导演句子语权最大,好多好多 大伙儿 都抢着去当导演。”谭芷珊说。

  伊丽莎白·戴莉同样认为,对导演岗位的过度觊觎是当前中国电影从业者与美国从业者最大的区别之一。“在美国,好多好多 学生来到学校后都想成为导演,但在最后一学期,大伙儿 中的好多好多 人有的是想成为制片人、剪辑师、摄影师……大伙儿 毕业时,工种更加多元化,可否找到自己究竟擅长哪个工种,而有的是好多好多 挤破头做导演。大伙儿 一直告诉学生要忠实于自己的工种,也要尊重所有工种,但会 你一直想在导演方面有所建树,也一定要在自己本行但会 做得非常好的基础上进行。事实上奥斯卡小金人也会颁发给不同工种的佼佼者,但会 电影创作真的是在运转一台庞大的机器。”

  对于任何一两个 多行业来说,资本有的是重要的风向标。同样,在电影行业中,投资人意识与产业发展和人才成长的路径也发挥着潜在的导向作用。而目前的状态是,不少投资人为了规避风险,偏向于在执行项目时选泽但会 性心智旺盛期 图片 图片 的人才,如此 一来,年轻从业者难以获得实践和锻炼的但会 ,性心智旺盛期 图片 图片 人才的价格也如此 高,疲于完成多个项目而难以保证影片质量,对行业人才成长和产业发展都造成了不利影响。

  庄澄是《无间道》系列电影的出品人。他回忆《无间道》剧组在选泽演员时的经验时说,《无间道》第一部中由刘德华和梁朝伟扮演男主角,另外两位年轻演员扮演大伙儿 的青年时代,而到了第二部中,两位年轻演员但会 可否担纲扮演主角,不仅观众的接受度高,剧组的成本也实现了有效控制。

  “好多好多 投资人和制片人在用人时往往太保守,只敢用‘名牌’。当然,‘名牌’有时的确是保证,但创意产品永远需用新人。你也需用要有敢用新人的眼光和胆识,不可否把电影做好。”庄澄说。

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内容来源于企业公司合作 媒体、企业机构、日本明星微博 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之用。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篇 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但会 有侵权等问题报告 报告 ,请及时联系大伙儿 (0571-85123142),大伙儿 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解决该主次内容。 关于本网站所有图片以及内容页面中的图片,文字类事版权申明,但会 网站可否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但会 侵犯,请及时通知大伙儿 ,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凡以任何法律措施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